gmyz1102

4

69ID: 673624

年齡: 30

性別: 女性

尋找: 女性,男性,夫妻/情侶,群組,所有

所在地: 中國,北京,海淀

金錢: 0

積分: 275

人氣: 565771

簡單介紹: 我,25歲,173,49kg,

日志
相冊
寫真
life
燕子
asdf

gmyz1102 >> 日志 >> 姐妹情深(十一)歸來

姐妹情深(十一)歸來

發布日期 : 2019-07-11     作者 : gmyz1102     人氣 : 6846

    有段時間沒來了,勞各位哥哥掛念,小妹修整完畢,元氣滿滿,正式回歸。亂寫一點,有真有假,見笑了。

時間如手心里的流沙,抓不住、握不著。不管你是否愿意,她都溫婉而堅定地流淌著。帶走了過去的憂傷與煩擾,也帶來了未來的寧靜和希望。

異國生活,緊張、忙碌、寧靜而單純。這段時光,說長不長,足夠忙碌之余,驅散陰霾,洗滌心靈;說短不短,卻也彈指間,流逝了一百一十五天。對于從未單獨離家的我,太久了,也太寂寞了。想念家人,想念朋友,想念國內的一切。不過,幸好,有燕子,有雪,在網絡另一端的陪伴,不然夜深難眠之時,真的要瘋掉了。

所以,我,想家了,想朋友了,也想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了……

那就回家,說走就走。

八千八百多公里的物理距離和十五個多小時的空中飛行,仿佛一剎那就過去了。歸心似箭的我有些疲憊,但很興奮。機餐,一口沒動,腦海中總是浮現出家鄉數不勝數的美食(小龍蝦、火鍋、燒烤、海鮮……)

這次回來前,給父母打了個電話,告知回國后,會在北京玩幾天再回連。主要原因是雪來北京工作了,知道我要回國要在北京下機,說什么要陪我在京好好玩幾天。

期盼著,期盼著,下午三點多,飛機終于落地了。走出艙門,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熟悉且略微渾濁的空氣,對,就是這個味道,踏實、真實~不由得心中感慨:祖國真好!

洶涌的人潮,擁著我和行李車緩緩前行。剛走出接機廳,一眼就看到那個一頭栗紅色短發,藏藍工裝裙的雪,揮舞著雙手,連竄帶蹦的叫嚷著:

“親愛的,你終于回來了,想死你了。”還沒來得及松開行李車,就被雪一把擁進懷里。

“親愛的,我也想你呀,讓我看看,有沒有什么變化?”擁抱過后,輕攬著雪的腰肢,上下打量著。見她身材比之前稍顯豐腴,氣色也不錯,只是精致的妝容下,有一點點眼袋,但整體看起來還好。于是輕拍翹臀,打趣道:

“看來還是首都的水土養人啊,我家小雪雪白胖了不少啊。”

“討厭~”雪一把拍掉臀上的手,嬌嗔道:“一見面就說我不愛聽的,枉費我大老遠的來接機。”說著微扭了扭腰肢,嘆氣道:“還不是工作壓力大,總加班,吃夜宵鬧得。”旋即又盯著我,滿臉跑著眉毛說道:“倒是你個壞家伙,氣色這么好,是不是在國外沒少‘開葷’呀?嘻嘻~”

“哪有?不合口味,就等著回國‘惡補’一下,一直餓著肚子呢!”我指尖在雪的掌心悄悄滑動著,調笑道。

“真的假的?還餓肚子?我摸摸~”說完,一只玉手已然摸向我的小腹。只是這只小手不太乖,不但摸的位置偏低,而且有向我低腰仔褲里面運動的趨勢。

“你給我起來~”我一把打掉雪妄圖作惡的手,“光天化日的,就敢耍流氓,你要瘋啊~”

“是啊,我就瘋了,哈哈哈……”

兩個人嬉笑打鬧著,出了機場,打車直奔酒店。

也許太久沒見,也許兩人都在他鄉,彼此間仿佛有說不完的話。我給她分享了馬拉加的風土人情、奇聞趣事,她也向我傾訴了,來京工作生活的種種快樂和艱辛。不過,當聽說她過了年就辭職來京了,現在一家商業地產公司做招商經理時,我心中產生了些許疑惑。她原來是做老師的,改行做地產策劃沒多久,這又改做招商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正納悶間,車已經停到了酒店門前,顧不得細想,跟著下了車。

酒店還不錯,老五星了,北京開了二十多年了,設施雖然和近年新建的酒店比不了,但勝在位置好,環境不錯,服務一流,又離工體不遠,用雪的話說,就是方圓2公里,吃喝玩樂全解決。

進了房間,踢掉鞋子,我一下躺倒在大床上,毫無形象地翻騰著。感受著床墊的軟彈,和床品微微散發的清洗消毒的味道,身體每個毛孔都往往散發著放松和愉悅,一路的疲累仿佛也瞬間消失了。

“親愛的,餓了吧?想吃點什么?”雪一屁股窩在沙發上問道。

“必須餓啊,機上都沒吃。你還不知道我,長個中國胃,西餐吃的我快吐了,都不知道是怎么挺過來的。說真的,我現在想吃小龍蝦都想瘋了,還有燒烤、火鍋、川菜、日料、海鮮……!”

“嘻嘻,沒事,不著急,姐一定帶你吃全,”雪笑嘻嘻地攔住我的話,說道:“今天就給先帶你吃小龍蝦、燒烤吧。工體附近有家私房小龍蝦就挺好的,咱就去那吧。”

“太好了~等我洗個澡換身衣服啊,一會兒就好。”我從床上一躍而起,準備更衣。

“拉倒吧你,哪次出門不得一個多小時?等你洗漱完,正好趕上飯口,還吃個屁啊,我看你還是不餓!”雪一臉鄙夷。

“那怎么辦?我再餓也必須洗澡啊。加上轉機、經停,我已經在飛機上呆了十幾個小時啊,不洗絕對出不了門啊!”

“你生活在火星嗎?還是從阿富汗來的?”雪拿起手機繼續鄙視道:“點外賣不就得了?等你洗完,也送過來了,兩不耽誤。”說完拿起手機,分分鐘下了單,然后又沖我揚了揚訂單頁面,嫌棄地向窗口挪動了一下身體,拉開距離,那眼神動作,仿佛在看一個鄉巴佬。

外賣?!!唉,都忘了還有這操作,真是在國外呆傻了。講真,別看西班牙是老牌資本主義發達國家,但在電子商務以及手機移動端的相關應用方面,和中國差得不是一點半點。比起國內無處不在的移動支付,快捷物流,真的好像不是處在同一個時代。

一切就緒,只等送餐。我從行李箱里拿出衣物和日用洗漱化妝用品,準備開始洗漱。看雪則半躺在沙發里打著電話,聽內容應該是單位的事情。本來再正常不過的一瞥,一下讓我有些臉紅心跳了。

原來,雪半躺在沙發里打著電話,為了舒服,雙腿自然地彎曲著,踩著沙發邊緣,無意間將工裝裙下的春光泄漏個干凈:白花花的大腿盡頭是一條沒入臀溝的紫色的小內內,緊緊地包裹著那肥碩飽滿的肉包子,中間一條細細的凹痕,隱約可見。不知是因為小內內太小,還是包子肉多,感覺小內內有點包裹不住,些許肥膩被從小內內的邊緣擠了出來。

這個壞家伙,竟然穿丁字褲上班,真是過分。不知為何,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了一些島國的愛情動作片的畫面。一瞬間,我心中那湖春水,莫名地泛起了一絲漣漪,雙腿下意識地并攏了一下。

其實,說句羞羞地實話,也許是太久沒做了,打從機場看見她的一剎那,一種許久未有的沖動和欲望,就在隱隱地升騰。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,大腦中總不受控制地閃現著,回國前與燕子和雪,隔空糾纏的香艷畫面。好容易通過聊天、打趣,轉移了注意力。結果,剛剛這一瞥,就令壓抑的情欲突然間變得洶涌起來,不停地沖擊著久曠的身體,一個聲音在腦海里不停地回響,脫光,將自己最隱秘的部位暴露給她看……

我盡力地控制著自己的呼吸,示意我要去洗澡。然后盡量自然地在她面前開始脫衣服。先是上身的T恤和胸罩,脫得過程中偷偷地揉捏了幾下乳頭,讓它顫巍巍地挺立起來。隨后是褲子。仿佛是為了避免尷尬,我故意轉過身背對著她,將小內褲和仔褲一起緩緩地拉下,直到膝蓋。然后再擺出一副牛仔褲很緊腿的樣子,在她眼前,撅著屁屁一點點將仔褲和內褲蹭到腳踝。最后完全無視小內褲襠部的一片潮熱,抬腳踢掉內褲和仔褲,回頭嫵媚地看了一眼,仍然拿著手機,卻有些發愣的雪,風吹擺柳地飄進了浴室。

花灑的熱流打在身上,舒適而恬淡,洗去了旅途的灰塵和勞頓,卻澆不息體內的欲火。在涂滿浴液的身體上,胡亂地揉搓著的雙手,非但沒有減輕一絲絲乳頭的酥麻和下體空虛,反而火上澆油般地讓自己更加難受了。這么明顯的暗示,雪應該明白的,怎么還不進來?真是太討厭了……

正當我心有憤憤、又徒勞無奈地安撫著自己這俱,被欲望之火烘烤的快要熟透了的肉體的時候,一具火熱的嬌軀,救命般地從身后貼了上來。

“親愛的,怎么騷成這樣了?”伴隨著灼人的熱氣,一條滑膩香舌鉆進了耳朵,一雙玉手也從身后襲上前胸。

“啊~壞蛋,你,要干嘛?”突如其來的刺激,讓我驚得一顫,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。雖然心靈和肉體都渴望雪的侵略和撫慰,但本能的矜持和女性的羞赧,還是下意識地,一邊支配著雙手去推擋和阻止著那雙滿身游走的柔夷,一邊渾身發軟地偏著頭,無力地躲避著耳邊的舔弄。

“我還想問你干嘛呢?也不知道剛才是誰,一絲不掛地撅著屁屁,連肉包子都張嘴了,真不知羞!”雪一邊肆意地蹂捏著我那高聳的乳頭,一邊將手指劃入胯間,輕輕刮弄著微微張開的濕潤的肉縫,調笑道。

“啊~我,才,才沒有呢!啊~”雪對肉縫的騷擾,若即若離,淺嘗則止,弄得我雙腿張開也不是,緊閉也不行,如萬蟻噬心般的難受,幾欲摔倒。

“沒有?不會吧?我剛才明明看見它都裂開了小嘴,好多水水都流出來了呀,嘻嘻~”雪依舊調笑著,手指依然沒有進洞的打算,就在外面揉捏刮弄,又幾次明明感覺到,那纖纖玉指已經進洞了,卻一入即退,弄得我幾欲發狂。

“啊~真的,我不騙你,啊,你究竟怎樣才相信啊,啊~~~”我已經完全癱軟在雪的懷里,雙手向后攬著她的玉頸,頭向后枕在她的肩膀上,全面放棄了抵抗,任由她輕薄。

“那就證明給我看呀?”雪淫媚地在耳邊哼唧道,“看看我家小狗狗的肉包子是不是裂開了小縫縫?”說完雪將我放開,在面前的座便上,雙腿交疊地坐下,抱著肩,似笑非笑地看著我。

此時的我秀發濕亂,滿面桃花,赤裸的身體早已被雪揉搓的白里泛紅。想想雪剛才的話,再看看她那充滿欲望的眼神,我的心就一陣劇烈的跳動,興奮地幾乎不能呼吸。我知道,自己被這個壞家伙看穿了。

我羞澀地閉上眼睛,顫抖地轉過身,背對著雪跪了下去,塌下腰肢,翹起屁屁,將最隱秘、最羞恥的妹妹和菊菊,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。然后媚眼如絲地轉過頭,輕咬朱唇,嗲嗲地說:

“看就看,我最乖了,不說謊,肉包子上的嘴嘴閉的緊緊地,沒有水水……”

“啊~”話音未落,屁屁上就挨了一巴掌。雪色色的聲音也在耳邊響起:“那姐姐好好給你查查身體,乖乖的,不許亂動。”

話音未落,那久曠空虛的肉包子,就被一只纖細靈活的玉手給攻占了。無論是泥濘不堪的縫縫,還是腫脹不堪的豆豆,亦或是流水不止的洞洞,甚至于敏感害羞的菊菊,都沒能逃脫它的凌虐。

“啊~~~別,停,啊~”被搓弄的呼吸急促的自己,一邊將屁屁翹得更高,一邊口是心非地哼唧著。

其實,就這短短的幾十秒,我就已經投降了。隨著雪的撩撥,久曠的身體里迅速集聚起了一股霸道異常的欲望熱流,正以無法阻擋的氣勢和速度,沖擊著我的四肢百骸;又仿佛一只淫邪無比的洪荒巨獸,霸道兇惡地吞噬者殘軀中所存不多的理智和尊嚴。而留給我的只有急促絕望而又誘人魂魄的呻吟。

就在我等在著即將到來的情欲的風暴將自己撕碎的時候,那只萬惡的手卻一下子消失了,快速且無聲無息,一下將我吊在了半空中。我喘著粗氣,有些迷茫地轉頭叫道:“你干嘛,快點呀~”

雪一臉壞笑地揉捏著酸脹的手腕,坐直身子,調侃道:

“確實如你所說,小嘴嘴閉的緊緊地,也沒有水水流出來。不用再檢查了。”說完隨手還在汁水淋漓的肉包子上,輕拍了一下。

納尼?欲求不得的我,此時正處于了一種極度焦慮和絕望的抓狂狀態。現在停手,還不如殺了我。殘存的理智告訴我,這個壞家伙是在羞辱我,在踐踏我那僅存的最后一絲尊嚴。但此時的尊嚴和羞辱算什么,我腦海里全是她那邪惡的纖纖玉手和那讓人奔潰的欲望的巔峰。

我略帶哭腔地喊了聲:“不要!”,喘息著,將高翹著屁股又向后挪了挪,滿面潮紅地呢喃道:

“親愛的,好像,好像,肉包子開,開口了,不信,你再看看~”

“哦?是嗎?我怎么沒看見啊?”雪顯然沒打算放過我,玉指在我的腿根、翹臀上輕輕撫摸,偶爾還刮弄幾下小菊菊,可就是不觸碰那飽滿多汁、紅腫不堪的肉包子。

“啊~你想要我命啊~”這個層次的觸摸已經不能對我有任何的撫慰,只能是火上澆油。欲火蒸騰的我,已經有些情緒失控,知道再這樣下去,我會死,真的會死。無助地向身后斜眤了一眼那個得意洋洋亦或勝券在握的壞家伙,一股莫名的羞辱和委屈涌上心頭。總是這樣欺負我,燕子是這樣,你也是這樣,真是壞透了。

本想剛強一把,就此起身。可是肉體的快感和調教的罪惡,讓我別無選擇地屈服了。滿眼水霧的我,輕咬下唇,暗自罵了一句沒出息后,放下了那最后一絲羞恥之心。

幽怨地斜睨了一眼雪,然后艱難地用左手和右腿跪俯于地,勉強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,將有些麻木的左腿,小狗尿尿般地橫向抬起,搭在了一旁的浴缸邊緣;伸出右手探向胯下,用修長的手指將胯間濕潤泥濘的小嘴向兩側扒開,媚眼如絲的吭嘰道:

“真的,沒騙你,看看,嘴嘴張開了~”

顯然,雪,也被我淫蕩的樣子刺激的不輕,玉指再次輕撫臀溝,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:“你好賤啊!像條發情的小母狗一樣!”

感受到雪的聲音的顫抖,偷瞄到她胸前長長挺立的乳頭和腿間裂縫里的水漬,知道她也忍得很辛苦,既然如此,那就讓這一切來得更猛烈些吧。我又輕輕擺動了一下大開的翹臀,繼續發嗲道:“討厭!人家就是小狗狗。沒看人家在尿尿嘛~”

“騷貨!小母狗!尿尿都這么騷,打你個小屁屁!”顯然同樣欲火難耐的雪,看出了我已經馬上就不行了。不再猶豫,一邊重重地抽打著屁屁,一邊將探進洞中的兩根手指,按在了G點上,快速而粗暴地扣摸起來,發起了總攻。

令人窒息的快感在體內再次快速聚集飆升著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我推向情欲的巔峰。隨著一陣刻骨銘心的電流,由下體狂暴地炸開后,殘存的記憶中,就只有云端的縹緲和空靈……

“啊~不行了,狗狗受不了了,狗狗要死了,啊~”

……

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,不記得自己抖了多久。只是,當神魂歸位的時候,我才發覺,自己像小貓一樣蜷縮在雪懷里。渾身酥軟,下體酸脹,一身的骨節都散掉了。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,真是太舒服了。

稍稍平復了自己的心緒,我慵懶地勾住了雪的玉頸,迎著那柔情似水的美眸,輕輕地道了聲謝謝,遂將香舌探進了口中。

兩條溫熱、濕滑、敏感、靈活的舌頭,糾纏在一起,水***融般地互相吸允、互相攪拌,好似初次接吻的情侶,也好似曠日久別的夫妻。既溫柔甜蜜,又難舍難離,個中滋味,妙不可言……

“叮鈴鈴鈴~~~~”一陣電話鈴響起,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曖昧和柔情。本來我們都不想理,但這個電話卻響個不停,而且還是房間的座機。

我有些戀戀不舍地將香舌從雪的口中收回,有些哀怨地埋怨道:“真討厭~五星級酒店怎么也有房間騷擾電話呀?”

雪寵溺地輕撫著我的乳房,輕輕地說道:“不一定是騷擾電話,可能是外賣呀。”說完隨手抄起衛生間的分機,接起電話。

老天!要不是雪的提醒,還真是忘記了還有外賣呢,這腦子里都想什么呢。然而更不爭氣的是,幾乎與此同時,肚子竟然咕嚕嚕地響了一下。雪顯然也感受到了我的窘態,笑著捏弄了乳頭一下,對著電話說道:“是我們定的,請送上來吧,謝謝。”

說完掛了電話,低頭在我的唇上輕啄了一下,拍拍我的屁屁,說道:“快起來吧,人家送外賣來了。”說完起身簡單擦了擦身上和頭發的水珠,圍了條浴巾就往外走。

“你?就穿成這樣開門?”我有些驚訝,畢竟浴巾遮擋的面積太小,下面勉強遮住屁股,上面還露出了一部分的乳溝。

“那怎么辦,人馬上就上來了,還得穿衣服,太麻煩了。”雪無所謂地說道。

“那萬一,外賣小哥見色起意了,怎么辦,嘻嘻~”我調侃道。

“嗯……要是帥哥的話,我就從了!”雪若有所思地說。

“那要是不帥呢?”我窮追不舍。

“那我也從了吧,哈哈哈哈~”雪放肆地笑著。

“哈哈哈,那你可出名了,沒準明天報紙就會報,某酒店,一女青年定外賣,被財色兼收,哈哈哈~”我一臉地壞笑。

“不能夠啊!太小看姐兒了!”雪笑意盈盈地從包包里翻出一張面膜,邊敷邊說,“要是帥哥,就色誘一下,不帥的話,就讓他滾蛋,哈哈~”

我還要再說點什么,就聽到門鈴響起。看見雪直奔房間門走去,才反應過來,自己還赤裸著身體,低呼一聲,轉身逃進了洗手間,虛掩著門,支棱著耳朵偷聽著。

“您好,美團外賣的,這是您點的外賣……”一個年輕的男性聲音傳來,說不上悅耳,但中氣十足。可能是被雪的裝束嚇了一跳,后面的話沒說出來,就愣住了。

“抱歉啊,剛才在洗澡,沒聽見門鈴。嗯,你能不能幫我拿進來,放到屋里,謝謝啊。”雪的聲音出奇的客氣。讓人進屋?看來是位帥哥啊?到底長什么樣子?我的好奇之心頓起,扒著門縫向外看著。

“啊?啊,好,好,您看幫您放哪里?”隨著腳步聲的傳來,外賣小哥提著東西走進屋里。從我的角度,只能看到背后:這是一個身材不算高大,且較為消瘦的年輕人,一件黃色的工裝背心套在身上都有些逛當。

“桌子上都是東西,嗯,就放地下吧,放這兒。”雪指揮著小哥將兩大袋東西放到了地下。按理說,到此,小哥就應該走了,然而,并沒有。而是,蹲在地下,熱情地將兩袋子東西,一樣樣拿出來,讓雪確認,有沒有問題。

而此時的雪,卻做了一個讓我做夢都沒想到的動作,她竟然也蹲下,有樣學樣地檢查著外賣。要知道,雪渾身上下就一條浴巾,站著時勉強能遮住重點部位,這一蹲下,就啥都擋不住了。雖然視角所限,我看不到雪目前的樣子,但不難想象,她那飽滿無毛的肉包子,肯定是毫無遮擋地暴露在小哥的眼前的。小哥,顯然沒有預料到對面這個小少婦,會如此開放,但面對這樣的好事,卻也樂得占點便宜。所以,小哥更加殷勤地說著什么,好像在詢問雪,菜的味道如何,是否需要幫忙把啤酒起開之類的沒營養的話。

大概有一分鐘左右吧,雪就這樣若無其事地暴露著。最后小哥哥在親自指導雪給了五星好評后,可能也覺得時間有點長,才萬般不情愿地起身告辭。等他離開,房間門關閉后,我才賊偷般地,從衛生間里裹著浴巾,跳了出來。看見雪大咧咧地蹲坐在地毯上,笑瞇瞇地看著我,就沒好氣地叫道:

“小妹妹都給人看光了,也不知羞,還有臉笑呢?”

“看就看唄,也少不了塊肉。主要是小哥長得一般,要是個帥哥的話,不介意弄個浴巾脫落的事件,反正誰也不認識誰,嘻嘻~”雪無所謂地說道。然后逐一翻開外賣的餐盒,將我也拉坐在地,塞過來一聽啤酒,繼續道:“偶爾逗一下這樣的小狼狗,也不錯,看著他微微彎著腰走出去,肯定是下面有反應了,嘻嘻~”

我斜睨了一眼雪的胯下那微微張嘴且隱隱透著水跡的肉包子,酸道:“遇到你這么不知羞的小媳婦兒,我一個女的都有反應,何況男的?”

聽罷,雪嫵媚又淫蕩地將雙腿向兩側分了分,神秘兮兮地說:“知道嗎,剛才那個小哥在偷拍我。在他拿出手機假裝讓我給好評時,我就發現了。”

“啊?那你怎么不阻止?這要是傳到網上,你可咋辦?”我咋一聽,嚇了一跳,著急地問道。

“慌什么?要是沒點辦法,姐哪敢玩暴露啊,嘻嘻~”說完指了指丟在一邊的面膜,端起啤酒喝了一口,說道:“沒露臉,怕什么。”此時我才反應過來,雪剛才一直是敷著面膜呢。于是,端起啤酒,遙敬了一下,道:“佩服佩服!姜還是老的辣,狗兒還是老的騷啊,哈哈哈~~~”

“還得加一句,水還是你的多啊,哈哈哈~~~”

兩人嬉笑著,開始了大快朵頤。這餐雪可真沒少點,小龍蝦,牛羊肉串兒,花甲粉兒,時蔬拌菜,再加上六聽啤酒,足足擺了一地。我倆也是真的餓了,所以原本感覺是四個人分量的菜,竟然基本讓我們消滅光了。

相關評論

2019-07-11 10:36:34
都是人精

2019-07-11 11:42:32
久旱逢甘露 大吃兩頓

2019-07-11 11:53:24
此情無計可消除,呵呵,歡迎回國,歡迎回園!

2019-07-11 12:42:20
文筆精彩絕倫,情欲在你的指尖文筆下描繪的妙不可言,大珠小珠落玉盤,字字到位。拜讀了。一個思想層次的小欲女和小玉女。極品

2019-07-11 13:42:05
文筆細膩,故事精彩,過程刺激,誘惑滿滿! 歡迎回國!

2019-07-11 15:11:31
好文

2019-07-11 15:12:25
咱倆走了個對角,現在我這半夜12點半

2019-07-11 16:43:48
精彩,點贊

2019-07-11 20:41:36
一直關注你 終于看到你的精彩下文了 沈陽歡迎你

2019-07-11 20:42:43
怎么沒見到燕子呢

2019-07-11 22:18:00
挑逗的文章!

2019-07-11 23:08:38
喜歡你的文章,更喜歡你做人的風格,贊一個期待交流

2019-07-12 00:45:15

2019-07-12 06:49:54
美女+才女終于回來了!

2019-07-12 06:50:58
哥好想你!

2019-07-12 07:27:35
歡迎歸來

2019-07-12 07:39:09
贊一個

2019-07-12 11:29:36
快要淡忘的時候 小妖精又出現了 歡迎回家!

2019-07-12 12:24:53

2019-07-12 12:25:00

2019-07-12 20:24:49
又見到你了,真開心。

2019-07-13 08:04:25
大半年沒上69,沒想到您也消失了一段時間。愿您一切安好!

2019-07-13 08:15:50
小妹妹真會玩,祝你開心,有時間來東北玩呀!

2019-07-13 14:52:43
歡迎歡迎,期待好久!

2019-07-15 00:52:24
文采好,羨慕姐

2019-07-15 04:50:29
活出自我,不留遺嘆

2019-07-15 08:48:02
你終于回來了

2019-07-15 14:28:29
歡迎歸來,多寫好文

2019-07-17 14:45:40
美女說情節有真有假,那我猜偷拍那個是假的,因為正常操作點好評,不需要啟動到相機,而且這個外賣小哥的膽子感覺也沒有那么大。不知道對不對

2019-07-19 23:14:15
想讓你懷孕

2019-07-22 16:38:05
時隔半年 再次登錄69 第一個先查找你的作品 仔細品味 拜讀 猶如身臨其境 真實感很強烈 相信外賣小哥比廣大讀者更煎熬

2019-07-23 13:23:04
有感覺

2019-07-23 23:50:24
稀罕你

2019-07-28 17:08:11
你這妹妹,情趣一流

2019-07-30 06:54:42
美女回歸,粉絲狂追,才華橫溢,滿屏芳芬。
回帖區
用戶名:      密碼:           免費注冊     忘記密碼?

*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69樂園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* 普通會員發帖需經過審核后才能顯示。

* 文明發帖,禁止刷屏、留聯系方式,遵循《69樂園規則》,違者將不予審核通過被鎖定賬號。

客服咨詢

微信:1417346853
王者捕鱼官方
新韩国快3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 100图库彩图全年历史 ag境外平台租用 北京赛现场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山西快乐十分下期预测 上海时时开奖买单双 南粤36选7开奖查询结果 vr赛游戏啥感觉 2019最准六肖中特规律公式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18-19五大联赛开赛时间 玩时时教你三招 福彩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阳光培训学校官网